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马吉村的“他山之石”
日期:2017-05-26 13:35:48  字体:   来源:福贡石月亮网 作者:中共福贡县委办 张岳

  连老郭自己也没有想到,他生命中会与福贡县马吉乡马吉村有两次交集,一次差点长眠于此,另一次选择主动服务于此。

  “当年马吉的龙王爷没有收我,现在我回来报恩。”——1999年8月17日,在贡山国税局任职的郭海军压着6.8万元追缴税款,从六库赶回贡山,傍晚途经福贡突遇暴雨,在马吉乡马吉村基底小组附近发生车祸,连车带人翻进波涛汹涌的怒江。有幸靠一根近20米长的藤条,老郭捡回了一条命。

  18年过去了,如今在怒江州国税局任职的老郭,于2016年2月主动向领导申请到单位扶贫联系点马吉乡马吉村驻村,因在单位的业务工作也不少,为此还与领导争执了一番,但老郭的苦口婆心最终还是打动了领导,成功进驻马吉村,并担任驻村工作队队长。


郭海军走访调研 

  “国家培养我成才,让我有了幸福的生活,现在我渴望为老百姓做些事情。”——1969年出生的老郭是大理州永平县水泄乡人,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家境贫寒。老郭因从小品学兼优又是少数民族(彝族),从民族中学到民族高中,再到云南民族学院(现云南民族大学),一直都依靠国家助学金的资助才顺利完成学业,毕业后他主动报名到边疆工作,自1992在贡山国税局参加工作至今在怒江工作奉献已有27年。驻村这一年多来,村里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脱贫攻坚。贫困群众的增收难一直是村里的一块短板,也是压在老郭心头的一块大石头。

  老郭不爱财,但满脑子都是“钱”,总是想着怎样才能帮老百姓赚钱致富。

  羊肚菌种植的失败教训——为了帮村里发展产业,老郭与乡村干部绞尽了脑汁。2016年,马吉村试种了4.5亩羊肚菌,在投工少、技术不成熟的情况下,最终仅收获了300多斤鲜货。几周下来陆续零散卖了20来斤,再卖不完就要烂掉,不得不烘干。老郭与村支部书记熬夜烘烤了7个晚上(每次必须连续翻烤近10个小时),才弄出30多斤干货来,把他俩累得够呛。但干货还是存在滞销问题,本地人吃不起,外地又没多少门路销,真是得不偿失。对此老郭总结出一个经验来:“直过”民族地区的群众普遍存在着一定的“惰性”,精细化管理不行,缺乏技术,也吃不了苦,不能精耕细作。草果、核桃属于“懒人”农作物,不费工时,虽见效较慢,但收入还算稳定,很受欢迎,你要让他们花那么多时间精力种植加工羊肚菌,不靠谱。

  洋丝瓜的妙用——2016年5月,在一次陪同某位上级领导调研途中,经交流点拨,老郭猛然醒悟:原来这个已近绝迹的土作物洋丝瓜这么有经济价值!随便施点农家肥,也不用修剪,果实营养价值高,茎蔓庞大可做饲料,又可遮阴绿化。“一蓬洋丝瓜,茎叶能养活两头肥猪,瓜和叶尖能做菜吃、根还能卖钱。”老郭介绍说。在马吉土地缺稀,随着生态建设退耕还林的推进,粮食逐年减产,这个时候在房前屋后搭个简易木棚、种几蓬洋丝瓜,那可是个宝!在老郭的带领和多次宣传发动下,村里30多家农户都种起了洋丝瓜,出栏的牲畜也逐渐增多,争相受益。

  “生态产业一定要与旅游开发相结合”——老郭谈到茶叶种植时如是说。老姆登的茶为什么好卖?除了本身品质好以外,与当地旅游业的发展分不开。人流量大,来一群游客有时能卖出去好些;群众思想也先进,还会做些代售和网络销售;包装也好,价格起得来。赤洒底村也有茶叶发展基础,本地市场需求大,逐见成效。上帕镇达普洛村也有这个潜力,视觉开阔、风景好,政府也重视,要搞旅游开发。马吉地势过于狭窄,山高坡陡,暂时也没有景点,无法留客,加工技术也不成熟,最多只能卖点鲜叶,销路很成问题。


马吉村干部和贫困户到大理永平县水泄乡阿林村参观学习核桃栽培技术

  核桃的“真正”提质增效——在老郭的家乡大理永平,老百姓把核桃树当成是心肝宝贝,有农民的“绿色银行”之称。一棵核桃树每年能为一个家庭增加1000—2000元的收入。然而老郭在马吉进村入户期间,发现当地的挂果的核桃树实在少得可怜,有的种下5、6年了仍然不见效益。马吉村虽种植了3636亩核桃,全乡结合退耕还林前前后后也有2万1千多亩,但老百姓没有尝到核桃带来的收益和甜头,他们的心中只有草果,没有核桃的概念。部分老百姓把核桃树种植当成是替政府完成任务,随便挖个坑种下后就再也不管,让其自生自灭,提质增效也仅是简简单单刷刷石灰水。

  通过深入调研,老郭认为:马吉核桃品种差,大多数是铁核桃,需要用锤子或者木棒才能撬开,即使是泡核桃也是果小、皮厚坚硬、肉质呈色差,而永平核桃则果大、皮簿、肉质呈色好。除了需要通过嫁接改良品种外,这与栽种和管理息息相关。村里种植树苗所挖的坑不符合标准(没有达到长80厘米,宽60厘米),种植方法也不正确(种植树苗前未在坑内放置农家肥、山基土,种苗后也未回填挖坑刨出来的土),种植太密(种植间距未达到8米,不通风透气,不利于核桃的快速成长),护理不足(冬季没有对其刨根松土、刷石灰消毒,春、夏、秋三季不除草),不注重修剪(不修枝剪岔导致不发蓬、冲天生长)。此外马吉雨水太多,不合理给核桃树“放水”(用小刀斜上倒砍树躯干),会导致核桃树被水煮,造成树心溃烂,最终导致整棵树死亡。


郭海军对贫困户开展核桃栽种嫁接管理培训 

  对此,老郭多次带领队员进村入户大力宣传培植核桃树的深远意义,反复开展核桃提质增效实地现场培训,还带领村干部和贫困户到大理永平县水泄乡阿林村参观学习。回来后请他们谈感受、谈体会,开展了几次全乡性的核桃栽种嫁接管理培训,以现身说法方式引导马吉村民培植好、管理好、护理好自己的核桃树。对此老郭很有信心,预充分利用现有的核桃资源,扎实开展核桃栽种管理培训,使村里的核桃真正提质增效,并加强对老百姓的督促管理,深化群众对培植核桃树重要性和深远意义的认识,力争让这些核桃树产生真正的经济价值,让村里的老百姓感受到什么是“绿色银行”。

  有“钱途”的草果花蜂蜜——蜂蜜的营养价值毋庸置疑,基本不会出现滞销问题,特别是怒江的野生蜂蜜,经济价值一直很高,本地每市斤(纯净蜂蜜)约100—120元,在广东、上海等沿海地区可卖到每市斤400-500元,非常受欢迎。马吉乡的草果花蜂蜜,颜色呈金黄色,弹性较好、拉丝很长、气味飘香,打开瓶盖就能闻到一股扑鼻的香味,带中药味,口感很好,价格比一般蜂蜜要高。物以稀为贵,养过几年蜂的老郭谈起草果花蜂蜜来眼神泛光。马吉这个地方空气好、无污染,植被好、花粉充足(有山茶花、野杨梅花、樱桃花、金银花、枇杷花、土豆花、花生花,特别是独一无二内地所没有的草果花),草果种植面积广(马吉乡4万8千亩,马吉村有近5000亩);水质也好,全都是天然的山泉水,通风透气性好,山高坡陡不易积水,这几年退耕还林力度大,生态保护力度强。但马吉雨水较多,蜜蜂容易得病,加上当地养殖技术落后,不会招蜂留蜂、给蜜蜂治病,也不会改良、清理蜂箱和科学采割蜂蜜,导致产量上不去。老郭介绍说,在他的家乡永平,蜂农都是采用养殖意大利蜂的蜂箱和新式养殖方法,每年每箱可净产蜂蜜40斤左右,而马吉当地每箱只能净产蜂蜜不到8斤。老百姓对蜜蜂养殖的重要意义认识不足,只单纯的看蜂蜜的价值,根本没有想到养殖蜜蜂还将会大大提高草果、花生、土豆、山药等农作物的产量,因为农作物靠自然风传粉与靠蜜蜂传粉的产量大不一样。


怒江马吉村传统蜂巢 

  对此,老郭对各村民小组养殖蜜蜂情况进行了摸底调查,对村里具有一定养殖蜜蜂经验的20户农户和12户采野生蜂蜜的农户进行了重点考察,认真分析和研究马吉蜜蜂养殖的现状和将来的市场前景。积极向上级争取扶持项目,充分利用马吉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与乡村干部共同努力,争取打响草果花蜂蜜这个品牌,让蜂农的钱包真正鼓起来。

  脱贫攻坚中的自我定位——最近,老郭正在梳理调整全村的脱贫方案和产业发展规划,这已是今年的第4次修改,每经过一段时期的调研和扶贫政策的调整,村里的发展思路都会有所变化。不经过深入调查研究、实地考察,要做到因村施策、因户施策谈何容易。老郭深有感触地说:“一个钉子一眼,其实扶持项目国家都有,帮扶力度也在不断加大。我们也做不了什么大事,除了把贫困户的信息搞精准,让帮扶项目落地到户外,在村里更多的是帮思想、帮困难、交朋友,传播知识、转变观念,搞好调查研究,积极建言献策,为党委政府提供更多更好的思路,让乡亲父老早日脱贫、早日致富。”

  • 上一篇:
  • 下一篇: